深圳景轩酒店事件还原 收楼被拒双方博弈焦点

2019-10-09 18:05:53 来源:天气频道 责任编辑:www.wanjie512.com

  每个地方都会发生一些事件,有些大,有些小,一般大事件都能对这个地方带来一些影响,甚至整个行业,那么深圳景轩酒店事件是怎么回事呢?事件起因是什么?以下是小编搜索到的相关内容,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4月11日中午,写有“接收法院拍卖的景轩酒店物业临时办公室”的集装箱仍然停在景轩酒店前门位置。

  该酒店是福田区首家五星级酒店,于1999年开业并进入运营。近日深圳兆邦基实业有限公司(简称兆邦基公司)以3.5亿元竞得景轩酒店房地产物业所有权,但因宇盛公司于2007年获得了景轩酒店20年的承包权,该关系尚未得到处理,兆邦基迟迟无法收楼。

  收楼被拒事件还原

  位于深圳市福田中心区彩田路与福华路交会处的景轩大酒店近日再成深圳城中焦点。此前,景轩酒店因财务问题,用1-30层的房产作抵押向香港上海汇丰银行借款。因借款本息一直未能清偿,今年1月,法院拍卖景轩酒店抵押房产,兆邦基公司以35459万元竞得房产所有权。

  2月18日,深圳中级法院做出裁定,兆邦基公司在规定期限内付清了全部拍卖款,景轩酒店抵押房产强制转让给买受人深圳兆邦基实业有限公司所有。

深圳景轩酒店事件还原 收楼被拒双方博弈焦点

深圳景轩酒店事件

  虽然已获得法院裁定,但景轩酒店目前的实际控制方宇盛(国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出具的一份承包合同,横亘在法院裁定面前。该承包合同显示,2007年4月,宇盛(国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与景轩大酒店(深圳)有限公司及其股东万轩置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景轩大酒店承包经营合同》,承包期限为20年。每年的承包金为人民币300万元,宇盛公司预付十年承包金共计人民币3000万元。

  据此承包合同,宇盛公司对于兆邦基公司3月10日发出的搬离通知,不予理睬。录影资料显示,此后几日兆邦基公司的一部分保安每天搬着凳子坐在景轩酒店门前,17日,兆邦基带领几十人进入景轩酒店大厅,双方对峙。

  就在兆邦基公司根据法院裁定,3月10日起自行收楼与宇盛公司发生对峙的时候,3月19日,深圳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通知书,“本院不负责除却在拍卖标的物上存在的承包、转包、房屋使用等法律关系,应该由竞得人通过法律途径予以解决”。

  一位了解情形的律师指出,法院的这一则通知,让原本简单的问题变得复杂。在这起拍卖案中,法院应该有义务参与协调,结果法院在裁定之后,竞得方只有自行前去解决。事实上,缺少权威公权方的干预和支持,这种自行解决,往往演变成暴力冲突,甚至成为社会不安定的隐患。

  3月24日晚上11点左右,兆邦基将一个写着“接收法院拍卖的景轩酒店物业临时办公室”的集装箱运到酒店门口,其副总经理黎奇说:“临时办公室实在是无奈之举。”但景轩酒店认为集装箱所在位置为公共场所,遂向有关部门投诉。

  双方博弈焦点

  在法院拍卖景轩酒店全程的公告中,对于宇盛(国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与景轩大酒店(深圳)有限公司及其股东万轩置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景轩大酒店承包经营合同》已做详细披露。

  但兆邦基公司认为,法院拍卖时候的公告,并没有确认这份合同的真实性。事实上,景轩酒店早在2006年2月13日被法院查封,但承包合同和所谓的分包合同却是2007年4月签署。

  宇盛公司对此表示,合同是否无效及真伪只有司法机关通过法定程序才能确定,兆邦基公司虚构事实进行的诋毁是对公司商业信誉的毁损。

深圳景轩酒店事件还原 收楼被拒双方博弈焦点

深圳景轩酒店事件

  兆邦基公司指出另一个关键问题,景轩酒店早在1998年5月21日,被抵押给了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上海分行,而宇盛公司出具的相关承包合同(包含分包合同),大部分则是从2007年4月份才开始,根据《担保法》的司法解释第66条的规定,“抵押人将已抵押的财产出租的,抵押权实现后,租赁合同对受让人不具有约束力。抵押人将已抵押的财产出租时,如果抵押人未书面告知承租人财产已抵押的,由抵押人承担对承租人的损失。如果抵押人已书面告知承租人财产已抵押的,抵押权实现造成承租人的损失,由承租人自己承担”。

  根据上述逻辑,兆邦基公司指出,景轩酒店和宇盛公司的承包关系,兆邦基方面并不关心,“我们买的是他们的产权,他们合作和我们无关,宇盛(国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有什么诉求,可以找发包方景轩酒店,并从酒店拍卖款中获得补偿”。并指责宇盛(国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用无效承包合同,达到霸占酒店的目的,其相关负责人涉嫌违法,应该追究法律责任。

  对于兆邦基公司的这一说法,宇盛公司并未提出有力证据。景轩酒店法律顾问曹强表示,兆邦基竞拍景轩酒店产权属于一种法律关系,目前已经解决,而景轩酒店现存的承包关系此前已做披露,兆邦基需要另外提起诉讼。

  广东信荣律师所主任张荣茂律师认为,兆邦基不需要景轩酒店承包合同。他介绍,按照合同的相对性原则,当事人的义务来源主要是法律规定和合同规定两方面,但在该案中两者都没有相关规定,承包合同对兆邦基不具有约束力。

  兆邦基方表示,作为合法竞得方,自己的竞拍款3.5亿元为拆借所得,“我们每个月利息就要800万,耗不起。”

  以上是小编搜索到关于深圳景轩酒店事件的相关内容,以及事件起因揭秘,希望以上内容对想要了解此事件的朋友们有所帮助,更多相关内容请继续关注本网站哦。

更多>

推荐文章